油画里的秋天,如此之美

  • 2020-10-17 12:01:27
  • John Dowson

赵叔孺(1874-1945),被称为现代的赵孟頫。金石书画样样精通,民国时期,赵叔孺与吴湖帆、吴待秋、冯超然一起并称"海上四大家"。 他笔下的花鸟形象生动,妙得自然,具宁静平和,细致艳丽的”皇家邱淑贞活色生香

油画里的秋天,如此之美邱淑贞活色生香

秋天是浪漫的,是唯美的。她融合了感性的色彩和理性的沉静,既有成熟的风韵,又有洒脱的禅境。她是诗,是画,是流动的音乐。在我眼里,秋只有超凡脱俗的静美,没有一丝一毫的伤感和忧郁。秋恬静而壮美,浪漫而多情,是饱经风雨后的豁达和洒脱,明净和沉淀。

秋天里最美的不是赏花,而是看落叶的静舞。那是一种曼妙的境界,可以欣赏到落叶在风中曼舞的身姿,可以听到落叶的絮语。这是饱经风霜后的从容与淡定,是一切都经历过的彻悟和解脱。这难道不是另一种涅槃?不是另一种深情的爱?落叶不是无情物,化作春泥更护花。

走进一片树林,满林寂静,倚着树杆四下环顾,偶尔有一两片树叶在风里轻轻飘飞,然后徐徐落下。不禁想起三毛那首《如果有来生》:

如果有来生,要做一棵树,

将寂寞站成永恒。没有悲欢的姿势,

一半在尘土里安详,

一半在风里飞扬;

一半洒落荫凉,

一半沐浴阳光。

非常沉默、非常骄傲。

从不依靠、从不寻找

……

我不知道树们的前生后世,但我知道,多年后,当我白发苍苍步履蹒跚时,它们将比现在更加粗壮挺拔。

在秋天,除了嗮太阳,最喜欢的还是登高望远。会当凌绝顶,一览众山小,满目秋色,尽收眼底。斜阳,烟岚,远山,秋水,构成一幅绝美的画卷,我想,再高明的画家也无法表现出来。那禅意,那超越了俗世凡尘的深远与绝美,只一个字可以形容——醉。沉醉残阳,沉醉枫红,沉醉烟岚,沉醉秋水,沉醉过客。醉人的秋!

天,蓝的夺人心魄,云在无垠的天空自由舒展,任性涂鸦。一会像白色的火炬,一会又摆成一排排水鸭子的造型,一个紧跟着一个向前游去。这会儿,白云如轻纱般飘渺,薄薄地铺在天空,噢,原来,天空并不寂寞,也不单调。

云在天上飘,水在地上流,树木环在湖边默然静立,它们的影子倒映在镜子般的湖面,静静地,相互厮守。清风徐来时,一池湖水泛起层层涟漪,一圈圈细细的水纹一层层漾开,于是,树木在水里灵动起来。

我爱这唯美的秋,那是不食人间烟火的净土。

你看那天上的流云,灰蒙蒙的,与地上的轻烟融为一体。天与地已没有明显的界限,只一半是浮云,一半是烟霭。浮云缓缓下泻,流入烟霭,形成一种唯美的动感。那烟霭也因山水的远近,田野的狭阔,变幻出浓淡深浅。山朦胧,水朦胧,楼朦胧,树朦胧,鸟朦胧,人朦胧。天地一片朦胧,仿佛渺远的岁月,悠长的时光,没有尽头。天阴而不沉,一切都是薄薄的,轻轻的,仿佛一挥手就可以拈了去似得。车流,行人在流云烟霭中,就如行走在美丽的梦境里。

油画里的秋天,像电影里过滤的切片,给人丰富的想象力;像诗篇里高潮的节选,给人荡气回肠的享受;像乐章中跳动的音符,每一个音符都是诗与魂的完美结合。油画里的秋天令人心驰神往,令人回味无穷......

内容来源: 国画艺术 昨天以上文章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图片并不确定作品之真伪,不作为投资收藏的依据仅供大家共同分享学习,如作者认为涉及侵权,请与我们联系,我们核实后立即删除。

邱淑贞活色生香 重庆市气象台9月4日6时30分发布消息,中心城区外出时段(7-9时):阵雨,22℃左右。

免责声明:本站所有信息均搜集自互联网,并不代表本站观点,本站不对其真实合法性负责。如有信息侵犯了您的权益,请告知,本站将立刻处理。联系QQ:1640731186

评论留言

发表评论